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第一次在學校跟爸爸說我想他,結果爸爸在電話裡沉默了半天說了句,想我幹什麼。爸爸,其實你不知道,跟你說我很想你我有多幸福。 第一次跟你說我媽媽生病的那年,雖然很艱苦,我卻覺得無比的幸福。你在車上笑著說,幸福就好幸福就好,爸爸,你知道嗎?你那天語無倫次的說了好多聲的"幸福就好".我明白,你很愛我和媽媽,只是不怎麼表達而已。 我本來一直覺得很幸福生活在這個有五家人組成的大家庭裡,可是,隨著時間的流逝,家裡的裂痕也越來越大,每個人都開始不快樂了。我不知道我該怪誰。爸,我前天對他說,爸,我愛你會像愛爸爸一樣愛你。結果,他聽了眼淚都快掉出來了。我知道,也許,這是在這好多年裡聽到的最感人的話。我知道,你和媽十年前就鬧著離婚,你總是忍著,什麼都不說。可是,也許隨著她那多疑好勝的性格越來越嚴重,你們的關係越來越僵。最後終於到了離婚的地步。現在,終於離婚了。可是,我看你的,我卻在一旁偷偷掉眼淚。你的頭都禿頂了,你的肚子也小了,心常常都會痛……你離婚的時候,我舉雙手贊成,可是,我卻被爸爸罵了。因為,我沒考慮到妹妹和弟弟。一個高三,一個初三。一個因為這事不讀書了,一個整天因為這事不聽話。婆婆每天都流淚,她的眼睛越來越看不見了。我不好評論在你們家哪個是罪魁禍首。我沒有權利。只希望,現在的你們要好好的。妹妹,弟弟,爸,我愛你們。 小姑剛才還跟我打電話,說她的婚姻。我在電話裡聽出了無奈,我也聽出了傷悲。我知道小姑,你跟我說這些事是以一種隨意的語態跟我講的。但,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,我還不瞭解你嗎?你會一個人偷偷哭泣,一會一個人傷神,你不想讓我們擔心,什麼委屈的事你都一個人擔著。我知道,我明白。你說,男人有哪個不花心的呀?你說他的疑心病越來越重,你說你們的交流越來越少……我明白,在一起久了,都會這樣。小姑,你知道嗎?我最想看到的就是你每天很快樂,每天你都覺得幸福,不需要太多的物質上的東西。真的。 突然想起,有天別人問我以後最想幹嘛,那時候一般會說實現理想,因為每個人都不這樣說。可是,現在我不想了。大概最想做的就是在鄉下修幢別墅,一間房間住婆婆爺爺,一間住外婆,一間住爸爸媽媽,一間住大姑,一間住爸,一間住小姑,一間住三爺爺三婆婆。 那天,我跟A說,我想逃跑,我想跑到天涯海角去,我的這一生不要被金錢迷得團團轉而忘了我來這個世界的初衷。我要為我的理想而活著。A說,很好,你的想法,可是,你逃得掉嗎?對呀,我逃得掉嗎?無論我逃到哪裡,都有一件事情會把我牽住,那就是親情。我一輩子都放不下的東西,唯有你,親情。 所以,我愛的那些人呀,我需要你們幸福,無論你奮鬥了多久,無論你是否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沒有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他認識她,是經人介紹的。她長的普通,皮膚白皙,抬眼看他時,眼神中透著好奇與溫柔,只是那輕輕的一眼,他的心,莫明的動了一下。不久後,他們結婚了。他從小是一名孤兒,寄養在親戚家,小小年齡,便懂得人見冷暖。他將這些告訴他,她認真聽著,表情複雜,漸漸地,她的睫毛掛上淚珠,她拉緊他的大手說:“以後,你會幸福的。”他看著她的眼睛,溫柔得像一潭湖水,他的心便沉浸在湖水中。 下班回家,他明明看見她的鞋就在門邊,卻不見她的影子。他在各個房間找。她正將身子蜷成小小的一團,躲在被子裡,他愣是沒發現。直到她在被子裡笑得喘不過氣,她便笑著和他鬧成一團。或者,她躲在陽台的門後,他裝模作樣地東找西找,她一下子跳上他的背,讓他背著她在各個房間裡跳。 他最喜歡的,是倚在衛生間的門口,靜靜地看她搓洗衣服。他的工作服是帆布做的,又厚又硬,她的小手一點一點細細搓著,他有些不忍心說:“我來吧。”她不肯,說:“男人洗衣服不乾淨。”他就在旁邊給她講單位裡的趣事,逗得她不停地笑。她一邊笑,一邊有豆大的汗珠從臉上落下來,面色越來越蒼白。他發現了,不容分說,將她趕到一邊去,挽起袖子,刷刷刷洗起來,她在旁邊看著,有些歉意。他回頭看她,她的眼神一片溫柔。他停下手裡的活,默默地回視她,他願意一輩子沉浸在這片目光中。 她蒼白的面孔,讓他以為只是疲勞過度,身體虛弱,醫院的檢查結果卻讓他目瞪口呆,她得了白血病。他只覺得天旋地轉,拿著診斷書,欲哭無淚,仰頭問天,為何要如此不公?他在她面前強裝笑顏,盡心盡力照顧她,逗她開心。她積極地配合,心裡,卻跟明鏡似的。不知道從哪一天起,她開始漫天撒網似的刊登徵婚啟示,為他,她說只希望在她之後,還能看到他幸福。那天,他收到第一封應徵信,驚詫不已,扭頭看她,目光中有憤怒與委屈。她落了淚,說:“我只想看著你幸福啊!”那一刻,他再也忍不住,抱住她,任由淚水打濕了她的頭髮。她還是走了。那時,他的淚已干。晚上,回到空蕩蕩的房子,想起她說的話:“我只想看著你幸福啊。”他苦澀的搖頭,這世上,哪有幸福可言。 一年之後,他還會收到許多應徵者的信,他總是原封不動地將信扔掉。有一天,信又飛來,草色的信封,纖秀的字跡,他正想扔了,忽然覺得裡面有東西硬硬的,一邊走,一邊隨手撕開。那一刻,他愣住了。信裡有一女子的相片,長得不算漂亮,卻有一雙眼睛溫柔地看著他。他的心,瞬間動了一下。他與那女子取得聯繫,兩人感覺還不錯,許多時侯,他喜歡靜靜地看著她,她有一片目光,溫柔似水。那一次,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,猶豫了一下說:“一年前,我做過角膜移植手術。”他彷彿觸電般地震住。他想起他的前妻,生前立過捐贈角膜的遺囑。他發了瘋似的往那家醫院跑,終於明白她使用的正是前妻捐贈的角膜。 他與她結了婚。他像寵孩子似的寵著他,不讓她干重活,不讓她洗衣服。那天,他在衛生間搓著自己又厚又硬的帆布工作服,一扭頭,看見她倚在門口看他,笑盈盈地,眼睛裡一片溫柔。他想起她前妻曾經說過的話:“我只想看著你幸福。” 那一刻,他再也忍不住了,眼淚與水花一起翻飛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