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她,一個細緻的小女子,冬天對於她來說,是一場劫難。她很怕冷,冬天睡覺甚至要穿襪子睡覺,否則一整晚腳都會是冰冷的。所以,一到冬天,她就像一隻可愛的小貓,不是蜷縮在鋪著電熱毯的床上,就是蜷縮在辦公室暖氣片附近,就這麼一直宅著,不走動。 晚上看電視的時候,姚明就抱著暖氣片,以至於父母總擔心她會被暖氣片烤乾了。要麼就抱著一床被子蜷縮在沙發裡,只露出眼睛和鼻子。 記得上大學的一個冬天了,元旦放假回去幾天之後,回到寢室,整個被子都是那種刺骨的寒濕。於是,她不得不選擇和一個沒有回家過節的同學一起擠在一床被子裡。這麼冷的冬日,離家這麼遠,也許更有些寒冷。那種透徹的寒冷,到現在想起來她都會不寒而慄,她永遠都不想讓自己再陷入那種寒冷之中。 還沒到冬天,她就想著要怎樣去取暖了,那種寒成為了一種夢魘。 不記得誰說過一句話:不要讓自己戀上寂寞,那樣只會讓寒意更加深入骨髓。於是,就那麼希望找一個真愛自己的人去愛,愛一個人,自然也是希望對方愛著自己的,自然也是希望對方對自己好的。 也許小女人,都會有一些自私,甚至有一些刁蠻,即便這個人是自己多麼深愛的,也是希望對方有所回報的,這樣才會有溫暖的感覺。 在她的心中,那個愛她的人,應該是可以在寒冷的冬日帶給自己溫暖的,是可以在需要的時候遞上一杯熱茶,出門會把自己的手插在他的口袋裡,會哈著氣為自己搓著凍紅了的銷售,甚至在冬夜裡為自己捂腳到天明。她無法忍受那種得不到回報的付出,無法做到心已冷、淚已干的時候還要微笑著面對那個人。 記得田震有首歌裡唱到:山上的野花為誰開又為誰敗/靜靜地等待是否有人採摘/我就像那花一樣在等他到來/拍拍我的肩我就會聽你的安排。 她突然發現,其實做一朵小小的野花也不錯,就那麼安靜地等待著愛人的到來,傻呵呵地快樂著,隨風搖擺地吐露著愛的芬芳,即便是無人前來,就那麼枯萎一季,不也成就了一番淒美夢幻的愛情。 可是她發覺自己的內心卻是一株倔強的小草,只喜歡那麼清澈單純地活著,遇不到那個自己的真命天子,她才不會低下自己那高昂的頭為誰綻放自己的美麗。那個帶不給她陽光滋潤和溫柔體貼的人兒出現,她寧願就這麼一世清冷。 也許,那些清冷的日子就要過去了。 雖然,這個冬天還是如期而至,但在這寒風起時,她想她已經做足了準備來迎接這個冬的到來。 她想,今年的冬季,應該會有和煦的陽光來照耀自己吧! 腦海裡浮現出一副副的畫面,她冷的時候,會有人為她捂腳;她累的時候,會有人為她捶肩揉背;她困的時候,會有人給她一個寬闊的胸膛;她傷心落淚的時候,會有人心疼地為她擦拭;她開心幸福的時候,會有人與她分享…… 也許這些畫面,在預示著,她將會找到那個屬於自己的幸福,再不必忍受嚴寒的清冷了,不會再承受那一個人孤單與寂寞的時光了。 冬天來了,春天還會遠嗎?